www.sss988.com_www.sss988.com-【享有极具】:广汽本田奥德赛混动将于4月29日上市

www.sss988.com_www.sss988.com-【享有极具】

2019-10-16 12:21:23

字体:标准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名将孤女(长篇小说选载 . 37 ) #标题分割#程占功著  吊耳沟村另一处长条形院落,崖面下一排土窑洞大都亮着灯光。  西北野战军的官兵不时在窑洞间往来穿梭。  中间一孔窑洞里,简陋的土炕上铺着白布床单,上面躺着头上扎着渗着血迹绷带的西北野战军战士刘崇桂,赭红的鲜血一滴一滴输入他的血管。他昏迷不醒,身穿白大褂的两位军医、两名护士正在采取措施抢救。某部团长疾步跨进门来:“大夫,崇桂他……”  一位军医无奈地摆摆手。  团长:“刘崇桂同志在青化砭伏击战中非常勇敢,他一人就消灭了十几个敌人,身上多次负伤,仍然英勇杀敌;正是有了像他这样的子弟兵,我军才能在毛主席、党中央撤出延安后的第六天,消灭胡宗南一个旅。”  一位老军医:“这我们知道,不过,刘崇桂同志伤势过重,出血过多……”  吊耳沟村,刘力贞住所。  刘力贞、王涛英走出窑洞。  王涛英:“力贞,你休息吧,想看伤员,明天再去!”  “那位伤员还昏迷不醒,我睡不着哇!”刘力贞关上门,“走,咱们去看看他。”影视剧改编摄制,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笔名水之韵、火平利、程为公),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www.sss988.com_www.sss988.com-【享有极具】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海口美兰国际机场二期航站楼主体基本完工 彻底凉凉?向太发长文疑diss许志安出轨,公司已暂停一… 搭载LPDDR5内存高通骁龙865曝光性能引期待 国安VS建业首发:御林军轮换李可登场侯永永入替补 不止间谍卫星美军空天飞机8年前曾抵近侦察俄军 富力VS申花首发:邹正赛季首秀莫10轮休周俊辰替补 苏永康留言支持许志安却因此与网友掀骂战 新版个人征信报告将上线:以卡还卡将纳入失信范围 老朋友库克致电郭台铭工业富联大涨 一家学霸:宿管阿姨陪儿考上研究生丈夫读博士 梅西恐眼部伤口感染+鼻子骨裂比赛中呼吸困难 人民网:2018年度净利润2.14亿元同比增长139… 韩国世越号船难5周年追念仪式将举行约5000人出席 宋慧乔签约王家卫公司由泽东牵线参加金像奖 日产管理层因“戈恩事件”继续动荡全球销售及营销总监将… 《密查》曝关系海报双悬案兄弟拔枪开虐 网友质疑借生日会收补偿奔驰女车主放弃补过生日 深圳暴雨中5人获救2人入院治疗 黄金及黄金股形成看跌形态伦敦金或再跌20美元 克洛普毒奶回击:波尔图强啊把罗马打成啥样了 天佑阿森纳!对手门神送礼+锋王染红3分太容易 因美国安全限制:软银放弃Uber董事会两个席位 新丝路文旅注销被托管之10.86亿股代价股份 猎鹰重型火箭商业首飞:首次回收三枚一级火箭 英媒:阿森纳今夏不买断妖星队里已没有他的位置 哈登前两战才8个罚球!黑他只靠碰瓷的脸疼不 美國買買買攻略:消費稅咋算?奧特萊斯有陷阱? 马内:我想成为英超传奇克洛普从不给球员施压 Netflix首席执行官将离开Facebook董事会 庄文强否认《无双》抄袭:得奖不是我决定 1图流|绝不松手!科比对艾弗森这追防什么水平 皇马有名被遗忘的新星过去一年西甲只踢272分钟 直击|中移动:在北京接通了首个5G电话通话音质清澈 2019上海车展:全新一代轩逸正式首发 北京今日“半马”开跑天气晴朗风力不大 延至8月中旬美国航空继续停飞波音737MAX 天和惠世10人死亡事故背后曾上环保黑榜 资本项目开放与我国银行业的机遇与挑战 欧洲央行官员据称认同经济增长放缓并未恶化 高通在中国准备了1.5亿美元主要投资AI等四个方向 爵士使出最后一招!比兰比尔还脏的他却遭颜射 WTO认定中国农产品关税配额违反承诺中方回应 不怕调查!美代防长批F-35性能差,买了是浪费 这些脑回路清奇的留学生到底在想什么?出国念书能不能别瞎… 台海核电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公司称已处理完毕 5战4负!索帅的曼联突然崩了欧冠悬了争四要赌命 港大看淡香港经济料全年GDP增长放缓至2.3% 手指脱臼了掰回去继续打!欧文复制科比经典1幕 惹怒贝索斯的绯闻小报以1亿美元的价格被卖掉 卢指导慌吗?曝佩林卡今天将与76人助教碰面 “鹰眼”挑战升格服务细致全面武清静待亚俱杯 欧盟新版权法获19个成员国支持扫清最后一道障碍 六福集团2019财政年度第四季零售业务同店销售减少6% 直击|乐信CEO肖文杰:95后00后崛起新消费时代已… 赵长江:今年是比亚迪的产品大年 曼联准备让博格巴当队长索帅真把他当宝贝宠 视觉中国被约谈!此前被人民日报、新华社点名批评 霉霉换头像官网发布倒计时疑似预告发新专辑 富国银行下调净利息收入预期股价急转直下收跌2.6% 日本确认找到F-35A战机残骸正致力于搜救飞行员 李艾挺孕肚享受阳光妆容精致面色红润四肢仍纤细 清华附中体育班是上清北捷径?苦一般孩子受不了 隔夜大跌背后这几大推手难辞其咎投行缘何顽强看多 亚马逊中国折翼世界电商领袖贝佐斯为何输给马云? 安帅:C罗至少能踢到40岁不光是因为他身体好 瑞银:瑞士央行料将于2020年初加息与欧洲央行同时 迪士尼周五股价大涨11.5%创近10年最大单日涨幅 《少年可期》郑秀文自曝曾因失声痛哭杨迪秀土味粤语 曼联名宿遭指控!被曝过去四年140次不正当投注 被倪萍“吐槽”没说对啥话蔡明:那一句救你一命 郭艾伦34分双外援53分辽宁创纪录逆转新疆1-2 京信通信跌近4%折让近四成向员工发行99万股 高盛:维持中国联通中性评级微升目标价至10.3港元 黄老板演唱会因恶劣天气取消主办方将安排退票 陈可辛《中国女排》定档大年初一郎平:期待已久 “非洲版阿里巴巴”Jumia上市首日开盘大涨30% 港媒曝许志安曾欲购出轨视频黄心颖国外躲避记者 库克双喜临门:发传记被誉天才搞定芯片卖家不是华为 詹纳自认与卡戴珊姐妹不合拍承认受社交媒体影响 中金:预期内险股首季业绩表现强劲首选国寿等 联盟里罚球最差的十大球星:詹姆斯威少都上榜 先施表行飙升10.77%有意收购电影制作公司 富士康和台积电等44家供应商加入苹果清洁能源计划 外媒称苏丹发生军事政变军队包围总统府占领电视台 结婚无领证!许志安出轨或因没生小孩,郑秀文4亿财产欲全… 贾静雯演《与恶》大受好评修杰楷笑:她要感谢我 监管机构寻求让小扎对Facebook数据泄露承担个人责… 朱立伦谈郭台铭参选:民进党太烂才让企业家来参选 郑秀文把大蟒蛇缠在脖子上,网友被吓坏了她却笑得很开心 大跌眼镜!2000美元的三星折叠手机两天就坏了 季后赛模式!洛瑞7中0挂零被打爆林书豪被雪藏 天逸C5AIRCROSS将推插电版2020年上市 三星折叠手机故障频出外媒:苹果绝对干不出这事儿 蔡正元:蔡英文2020恐会用更荒唐手法对付韩国瑜 默克尔:德国愿为修复巴黎圣母院贡献力量 裁员调薪是优化调整过程互联网下半场先过苦日子 《我们在行动》刘涛高唱《好汉歌》助力 欧银Villeroy:欧洲央行将研究负利率影响和可能措… 汤晓东“因个人原因”辞任广发证券副总经理 中戏小生小花齐聚拍摄,千玺刘昊然颜值超能打,李兰迪成最… 特斯拉:自动驾驶将成为旗下汽车标配功能 韩歌手辉星被曝与Amy一起吸毒经纪公司:正在确认 谷歌母公司将成UberIPO大赢家 郭台铭参选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概念股集体暴涨 2019上海车展:全新换代雷凌解析 一定要教给孩子:不占便宜是教养 “团贷网”案:实控人近9亿转移隐匿资金被追缴冻结 南非“金矿帝国”光环消失黄金产量创十年最长跌势 马国明取消通告避媒体黄心颖家人也封口 嗆聲對岸吳釗燮推特曝繞台機艦數量 德赫亚向曼联队友道歉我不低级失误还能赢巴萨 阿桑奇被抓因公布大量秘密文件令美政府恨之入骨 世锦赛赛程:丁俊晖20日21:30登场火箭22日亮相 俄媒:梅德韦杰夫2018年收入15万美元夫人收入为0 直击|滴滴付强:司机申诉成功与扬言伤人无关 卡尼之后英国央行谁当家? 大型励志节目《中国少年梦》在央视国学频道重磅开播 给宝宝吃水果的妙招 索帅白忙一场!曼联随时可能崩盘又要绝望重建了 张鹭:未赢上港太遗憾不会再差无非就是倒数第一 美国一季度经济增长或不俗但余下几季度则命运多舛 前曼联名将:如此巴萨不足惧红魔第二回合有机会 版权黑洞烧到中国字方正字体套路满满维权实为推销? 声援大帝!追梦公开质问联盟凭啥赛中禁用手机 高通对外投资策略:聚焦AIXR机器人及物联网四大方向 锦鲤加持!陈意涵登《我是唱作人》获杨超越力挺 意大利对亚马逊展开反垄断调查涉滥用主导地位 利比亚东部武装出动战机轰炸首都的黎波里多地 巴黎圣母院整修期间法国或建木制临时教堂迎游客 奔驰车主哭诉维权涉事4S店员工曾诈骗客户1800万 利比亚东部武装出动战机轰炸首都的黎波里多地 为巴黎圣母院祈祷!博格巴领衔足坛众星哀悼|图 美国对华为“松口了”? 内银股全线造好中行涨近2%招行升逾3%兼破顶 糖尿病婦人罹患子宮內膜癌腹腔鏡手術切除 曼联教练都在犯同一个错误都想抹去爵爷印记 宋楚瑜访问大陆自称此行是“做翻译” 地产企业在二线城市快速拿地谁拿的最多? 还在讨论996工作制?广州促消费新政鼓励弹性作息 正部级挂帅11个中央督导组进驻地方督战扫黑 阿斯报:皇马若签下阿扎尔18岁天才只能让位 包凡:华兴2018超10个投资公司上市未来关键词是增… 中国宏桥4月12日回购700万股耗资4680万港币 曾美慧孜封后泪崩曾打车被拒载“哥哥给我力量” 林志玲与粉丝挑战二倍速跳舞呼吁关注女性健康 航母护卫?参加青岛阅兵的日本军舰到底什么来头 孙宏斌之子任乐融致新董事原乐视影业创始人退出 评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何去何从?核心是监管体系 除地段+价格外北京“爆款”限房价项目靠什么突围? 金沙中国有限公司:首季总收益净额增8%至23.3亿美元 字母哥23分钟狂轰24+17雄鹿35分血虐活塞1-0 粉丝为孙坚画自画像获本尊回应:可是真的献丑了 大众品牌预计2019年在华销量将与去年持平 格力集团“放手”格力电器为混改释放“多赢”信号 《冰糖炖雪梨》开机魏天浩挑战反一号演绎体育记者 200亿美元这次欧盟对美国没有手软 德信中国收购宁波市住宅项目50%股权 天风证券:4月下旬到5月可能迎来调整6月看多成长股 “格力出嫁”再添绯闻对象神秘厚朴投资称有兴趣 陷入中安民生\"以房养老\"陷阱多名老人面临失房风险 欧盟寻求推动7000亿欧元经济刺激环境问题是重点 曾志伟开派对贺66岁生日香港众星齐聚祝贺 IMF盼德韩澳加大财政刺激 英媒:“996”?延长工时不等于更高利润 专家:阿桑奇帮助人们了解到被玷污的自由 “谢大脚”于月仙姐弟情深治顽疾泪洒新书发布会 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与工党的脱欧会谈尚未设置红线 马斯克:松下的电池生产线约束了特斯拉产量 出獄選\"立委\"?傅:回家拖地洗衣當志工 德布劳内忆与妻子相识:我羞涩到不敢给她发信息 定了中小学生全国性竞赛只有这29项(附名单) 当优雅撞上硬朗奔驰GLB概念车解析 预售20-27万红旗HS5于5月1日开启预售 保时捷911Speedster将于纽约车展亮相 美国比日本还着急先后派多种战机搜索坠毁F35A残骸 2019上海车展:新款R8V10performan… 首张黑洞照片版权是视觉中国的?一大堆企业忍不了了 匿名高管:湖人截止日前曾与公牛讨论交易球哥 ofo旗下两家公司股权被冻结:共价值600万元 中国养老金这么花没等“80后”退休就花光了…… 《复联4》内地预售票房破1亿创国内影史最快纪录 法国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标志性尖塔倒塌 农业农村部:鼓励猪场开展非洲猪瘟自检 碧昂丝袒露生双胞胎时体重曾难忍节食称再不尝试 巴媒曝20年美洲杯欲邀请国足参加今年邀日本参加 一個月內第2次!炸彈氣旋再襲美國風雪野火一起來 上市首日飙涨83%Zoom能否真正逃出独角兽破发魔咒… “中国一定会来帮我们的!”英国网友这是怎么了? 婚姻破裂?贾乃亮李小璐避对方不见,如今李小璐的行为更透… 《军师联盟》日本开播被赞“神一般的存在” 乐基儿生产在即晒巨肚照自曝已经准备好\"跑路包\" 一中国公民加纳遭抢劫致死:抵抗时被水泥块砸后脑勺 想要刘雯全智贤的同款气场这几件单品你得有 百度总裁张亚勤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小红书疑现“烟草营销文”客服:可举报按规定处理 阿里文娱成立“薪火计划”:扶持青年电影人 新浪汽车牵手上海卡壹签署战略合作联合推出《这车靠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