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gvb.com_www.88gvb.com-【所有投注】

来源:谷歌从自己的“白日梦”中苏醒VR到底何去何从?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8 23:52:44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铁 马 奔 腾 (第 十 七 章) #标题分割#铁马奔腾(第十七章)晨月一马当先,万马奔腾。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解放军是一个大学校,这所大学校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传、帮、带”。“一帮一,一对红”、“先进带后进”,共同进步,一个都不落下。有了这样的优良传统,部队才会发展壮大,人才辈出;才能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才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无往而不胜。刘师傅是我们机械一连的业务骨干,他的成长进步离不开一连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一连光荣传统的荣誉熏陶。铁道兵有两个标杆,一个是抗美援朝时期涌现出来的英雄模范杨连弟,另一个就是又好又快完成上海虹桥机场土方工程任务的铁四师机械营一连,曾被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红砖机械连”光荣称号,连长、指导员受到了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突出政治,狠抓业务是“红砖机械连”的成功经验;以老带新,以强带弱是“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诲人不倦、学而不厌”是“红砖机械连”培养专业人才的特色。刘师傅培养徒弟的方式、方法,完全继承了“红砖机械连”的优良传统。初次与刘师傅接触,总感觉刘师傅不苟言笑,不善言谈,好像是一个表里严肃的人,所以在师傅面前就格外滴矜持。与师傅接触多了,渐渐地发现师傅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同志。比如师傅教我学开车。入伍前,我没有摸过车辆,像铲运机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地方连见都没有见过。初学开这样的庞然大物,是有一定困难的,首先心里有一些压力,这么大的机械开好开不好心里直打鼓。刘师傅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鼓励我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学习”。我也在想,学习是打开成功之门的金钥匙,只要认认真真地学,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刘师傅非常热心,车辆如何发动、如何前进、如何转弯,如何铲土,如何卸土:拉土上山怎么操作;挖山填壑怎么操作;如何规避风险;如何将铲运的土卸的均匀平坦等等,细说详解,不厌其烦,毫无保留。跟着刘师傅边施工,边学习,边学习,边实践,自己驾驭铲运机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几个月之后,我就自己驾驶着铲运机单独参加施工了。一天下午,我开着T3铲运机到连队加油站加柴油,刘师傅在油站等候,我与师傅一起往T3铲运机油箱内加油。抽油泵是人工的推拉杆加油机,靠人工外力不停地推拉油杆,将储油罐里的柴油抽到T3铲运机的发动机油箱里。油加满了整整一箱,正准备发动车去工地时,刘师傅对我说:“小陈,今天你自己先上工地吧,我回连队办点事,一会工地见”。我回答“好吧,那我自己先上去了”。我跳上链轨板,钻进驾驶室,发动着机器,挂上档,沿着山路向山上的工地前进。当天下午,工地上有七、八台铲运机和一台推土机。一个山头有这么多机械参加施工,挺热闹,场景挺震撼的。我驾驶着“铁马”登上山头,学着师傅教我操作的流程,一点一点地将铲刀产下,铲斗里面顿时卷起了一卷一卷的金色浪花,车到山边,我将车的档位换成一档,将铲刀重重地往下扎,车在稳步地向下爬行,翻滚的黄土,像金色的海浪,掩埋了整个滚动的履带,而我的身体几乎与座位平行,根本无法坐在驾驶座位上,几乎与平地驾驶的坐姿翻转了70到80度,然而我却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惧怕,我内心明白,只要掌管好铲刀的扎地的深浅,就能完全控制铲运机的正常运转,不担心人车安全的问题,铲刀扎地越深,阻力越大,反之越小,但是铲刀如果扎地太深甚至会将车憋灭,故此,掌握铲刀下地的深浅度十分重要,一定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机车倒挂在半山腰,山体与机车浑然一体,好似山体滑坡一样的景象。铲运机拖着一座小山下到了谷底,平安无事。顷刻之间,我好像长大了,成熟了,我想对师傅说:“师傅,您的言传身教没有白费,徒弟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开着车,绕行到上山的路口,加大油门,继续向山上的施工工地前进,这时,我看到了我的师傅就在我的车前,我踩动刹车,想让师傅坐进驾驶室一同上山,师傅向我挥挥手,意思是他不上车,让我自己开着车上山,他自己步行爬山。这时候我忽然明白,原来师傅一直在盯着我怎么工作,他是有意在历练考验我,我的实践操作,师傅是满意的,不然,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同志怎么会露出欣慰的笑容呢?师傅自己步行上山,是给足我独立操作的空间,更是在有意识地栽培我、培养我,刘师傅用实际行动在支持我、鼓励我,给我加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师傅的认可、信任,就是对我工作成绩的肯定,就是我力量的源泉。此时此刻,我仿佛听到了冲锋的号角,我加大油门将铲运机开到山顶,全神贯注地投入移山填壑的战斗,同时我也感觉到每一个战友都和我的心情一样,以高昂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积极投身于修建钢铁大道的战斗。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将自己的青春与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融入在一起,莫过于将自己辛勤的汗水播撒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大路上。2019年10月4日原创于深圳

编辑:www.88gvb.com_www.88gvb.com-【所有投注】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xiaohong6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安信信托回问询函:截至9月30日到期未清算项目276亿 三峡集团:将驻京(外)办清理等作为监督重点 银保监会:加快推进网贷机构分类处置风险出清 日系车要哭韩国市场销量遭腰斩民众当街砸车(图) 因与雇员存在双方自愿的亲密关系麦当劳CEO被解雇 realmeX2评测:6400万像素后置四摄/骁龙730G加持 傅盛:猎户星空签署B轮融资协议11月底完成交易 徽商期货:阶段性供应偏紧购入玉米看涨期权 澳洲成峰高教10月31日耗资11.41万港元回购39万股 一年13家谋划撤离港股公司私有化浪潮来袭 吉祥人寿开业七年尚未盈利4千万股权欲迎新股东入局 澳大利亚东部发生“史无前例”林火2人死亡 索尼第二财季净利润17.27亿美元同比增长9% “当前台湾政局及两岸关系前瞻”学术研讨会举行 机构调研:云南白药、长安汽车受到机构关注 中信证券:舜宇光学上调至买入评级目标价161.7港元 “吊打”CNN痛批西方政客华姐本周“火力全开” 央视发文怼CNN:从“教科书”到教科书式堕落 国资委海南省共商建设大计提升央企与海南合作水平 北京供暖第二次气象会商10日前气温较常年偏高 北京发布政务服务统一标识(图) 吴晓波:十大经济年度人物榜单将成为一个商业变革史 李嘉诚掏10亿救急餐饮业4个月损失105亿 外汇局:2019年三季度我国经常账户顺差549亿美元 毕明建:科创板可考虑给予券商更多配售能力 贾跃亭破产计划或将延期:70%债权人反对破产方案 自动驾驶催生数据运营服务商新风口初现商业价值 深圳航空一航班因挡风玻璃开裂返航 新华保险:前三季实现净利130.03亿同比增长68.8% 时隔3年第二家期货系基金瑞达基金获批 两岸企业家紫金山峰会开幕大陆惠台措施赢热烈回响 人民日报:理直气壮维护港警合法权利 南京中脉被列入企业信用黑名单曾发虚假广告被处罚 国内首架自主研制四座电动飞机RX4E首飞成功 道富:预计英国央行下一步将降息加入“宽松大军” 央行未开展逆回购操作本周实现零投放和零回笼 JS环球生活IPO搁置港股不爱“故事”爱事实 中石化油服前三季度股东应占净利增64.4%至7.23亿元 医药新周期筛选六大细分行业长跑冠军(附表) 欧莱雅首席执行官:进博会向世界释放中国开放信号 幼儿园保育员针扎8幼儿警方立为刑案控制嫌疑人 为签协议曾经服软?李亚鹏4000万欠款案再起风波 君实生物需时更新财务资料向上交所交中止上市申请 任正非谈非洲科技发展:要加强宽带等基础设施建设 26元买4500斤脐橙网红带上万粉丝“薅垮”店家 昨日国债期货全线下跌债市明年一季度或现配置良机 快讯:联想集团遭中金下调评级至中性股价跌近7% 快舟一号甲固体运载火箭成功发射送高分卫星入轨 我军歼20或抛弃传统航炮未来有望用上激光炮电磁炮 双十一的促销套路,这家公司50年前就在用了 多地房地产市场限购变化为何都是 习近平:经济全球化是历史潮流 中国舰队再穿对马海峡张召忠:希望日方调整好心态 全国首个私募基金退会指引诞生这类机构将被除名 成都银行通过一项关联交易一外籍董事投票反对 7岁女孩眼睛被同学塞进几十张纸片教育部回应 ST康美:前三季度实现净利3373万元同比下降95.19% 中泰证券一口气披露18件重大诉讼事项标的额超28亿 中小银行加大不良清收力度个别款项逾期10年仍追偿 青年科学家怎样着手做研究?杨振宁:要先了解你自己 2万元即可弹100万次“霸屏”弹窗广告谁来管? 大和:H&H国际重申买入评级下调目标价至47港元 “中毒”的年轻人:一入盲盒深似海一盒接着一盒买 收评:两市震荡回暖沪指收涨0.5%猪肉板块持续活跃 国乒3比1战胜韩国第10次夺得世界杯男团冠军 紫光国微回应跌停:无突发性利空重大重组正常推进 16项惠港政策措施出台重在普惠香港民生 上交所:努力提升沪市国际投资者参与度 谷歌148亿元收购Fitbit:苹果手表的最强大对手来了 吉祥航空3对京沪航线正式转场大兴国际机场运营 英媒:美2019财年财政赤字创七年新高逼近1万亿美元 央行连续15日暂停逆回购操作月内投放6000亿麻辣粉 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范学辉教授逝世享年50岁 量子波动速读可一目百行?家长明知被忽悠却趋之如骛 土媒称美在叙利亚东部新建军事基地 33家上市银行存贷款排名:6张图看懂170万亿资产分布 降职减薪被辞退海富通原首席人才官索百万奖金遭拒 习近平将赴巴西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一次会晤 网店被薅垮背后:公司注册资金百万家中无脐橙果园 《“一带一路”仲裁机构北京联合宣言》发布 茅台李保芳主持召开会议严历整治“不作为”等问题 天猫双十一前半小时广东交易额全国领先 联储政策声明降息个基点删除 长安汽车拟转让长安标致雪铁龙全部50%股权 11月1日涨停板早知道:七大利好有望发酵 云南扶贫女干部又出金句:天天醉酒钱不会来 穆迪:全球主权信用评级展望负面 云南大临铁路站后工程进入全面施工阶段 美众议长佩洛西:不必担心弹劾调查对金融市场的影响 干货收藏:购租房以外的公积金提取情形有哪些? 英国佰仕富:非常重视中国保险市场拟设立分公司 史上最猛MSCI重磅:2800亿巨资建仓A股中盘股最受益 跳伞人员高空中迷路意外空降乱入意甲赛场(图) 印尼镍矿出口禁令对中国不锈钢行业影响几何? 央企控股上市公司股权激励加大降低业绩考核门槛等 日媒:谷歌扩大对台湾地区投资拟扩充数据中心 美联储如期降息后金价能站上1500美元吗? 中金:东风集团股份维持跑赢行业评级目标价9.4港元 四季度鸡蛋价格易涨难跌 经济日报:宏观调控持续创新完善护航经济发展 欧元区9月零售销售数据前瞻:持续疲软 MPOB报告推动棕榈油价格再创新高 进博会开幕在即自贸区战略助力中国“买全球” 章丘大葱价格腰斩“精装”路线能否“葱”出怪圈? 刘庆峰:从目前可见的算法中没有见到能改变人类的 董明珠:格力在工业装备领域已走出了一条自己的道路 收评:港股恒指跌0.93%腾讯跌超2%领跌蓝筹 退市大控:明起退市整理期预最后交易日为12月6日 这个“双11”手机、电器太嗨了哪些公司会受益? 区块链概念股大涨别被“蹭链者”拉进“韭菜地” 长虹电视困局:智慧可以“重启”未来可否“重来”? 分析:双11购物狂欢整体以理性消费为主 最新代码暗示三星S11有望采用自家一亿像素CMOS 德银第三季度亏损8.32亿欧元 深圳市委书记连念4遍手机号:有问题直接联系我 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将实现全国一张网:一个App走全国 殷勇:向北京小微金服平台注入政府财政资源等信息 图斯克表示将不会参加2020年波兰总统选举 北京发改委:15日起居民用天然气价格下调 美联储三降息特朗普仍不满意:美利率应低于德日 又一起台军29岁士官坠楼身亡 催收公司湖南永雄要上市了还有IPO对赌协议 公告精选:比亚迪首10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19.93% 险资提升权益投资占比高股息率银行股最受宠 南大西洋维索科伊岛附近发生6.1级地震 巧用期权工具服务玉米大豆产业 印度一警察局长在警局向儿子开枪后者当场死亡 如何评价“宝万之争”最后的结果?王石:太满意了! 28省份三季报:广东领先优势扩大长江中上游增速快 工业大麻“秋收”:种植规模受制加工产能 杨德龙:区块链大涨激发做多热情坚持价值投资很重要 绩优、白马频频 前三季度电能替代情况如何?能源局:同比增长超30% 女用户送修iPhone被苹果员工窃取私密照片 评论:“链”上区块链哪些行业将更有竞争力 全球车企航母:利润暴跌70%,将裁员超万人! 一财全球2019纽约秋季论坛:中美合作有益于全球经济 沪指两连阴险守半年线 CNN发现:有些香港暴徒的支持者受够了 全面区域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将于明年签署 10月25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全文) 商务部:中欧地理标志协定助推中国商品出口欧盟 也门荷台达地雷爆炸致2名儿童死亡 俄称与土耳其在叙第三次联合巡逻结束历时4小时 格力美的空调双雄龙虎斗也玩直播电商、网红带货 众兴菌业第三季度亏损超千万元同比下降超一倍 屹通新材资金流动性不足现金流量与采销数据不匹配 晨讯科技11月5日回购115.2万股涉资31.68万港元 小盲盒疯狂生意:Molly一年卖400万个有人年花百万 扩大高水平开放汽车产业迎新机遇 PLATTNERA飙近1倍暂升幅最大个股 “蹭”概念、辟谣、深交所发函百股涨停后的众生相 阿里再返港交所上市:拟发行5.75亿股最早20日定价 法国学生自焚引发暴力抗议教育部长谴责 美国北加州万圣节枪击案致5死爱彼迎禁止“派对屋” 宗校立:德拉基完美谢幕但有个要点不容忽视! 央视访林毅夫:中国用两代人时间摆脱贫困是一个奇迹 前三季度我国快递业务量、收分别增长26.4%和24.1% 中国国航本周三放榜现涨3%突破10天、20天及50天线 拜登团队疏忽拉票网站反被特朗普抢注 约翰逊正式宣布:英国将于12月12日举行大选 双十一不买东西到底亏不亏? 上市公司建言高质量发展上交所积极构建沟通机制 内房股普遍回吐中海外发展跌近1% 乌镇5G观察 关于这项改革大动作易会满楼继伟先后发声 27家上市券商10月份盈利超60亿 “换道超车”:许家印打造新能源汽车的中国主场 商场2000多元买的雅诗兰黛是假货?黄石工商部门调查 这个矿业大省将对矿山地质环境实施动态监测 今天国际:区块链相关产品仅用于研发测试未产生收入 宋楚瑜或第四度披挂上阵王金平将扮演什么角色? 泰国将利率下调至历史最低水平以抑制泰铢的飙升 韩国快递小哥年薪40万元,凭啥? 宗庆后柳传志马化腾孙正义等22位大佬眼中的马云 杨德龙:三大原因促周五反弹11月或迎来反弹机会 网红“卡拉多”糕点致多人食物中毒原因查明 延长石油合作公司试验装置发生爆炸致8死5伤 全球最大人造草坪公司共创草坪IPO:出口关税1年涨30% 中国30多省区市布局区块链产业应用场景不断铺开 大摩看好五大零排放技术:2050年前需投入50万亿美元 区域性银行信用卡数字运营酝酿“多边抱团” 讯飞听见APP买录音转写卡6天没到货客服:未收到钱 快递100雷中南:快递业进入瓶颈期价格革命正当时 指数基金跨越发展开启指数投资 男子去世债务千万家属选择律所担任 美媒:IS任命巴格达迪接班人曾任萨达姆政府军官 汇丰:中银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39.8港元 贵人鸟经营现金流净流出3亿9个月关店587家 卢旺达经贸官员:我们想要更多进博会展位 全国铁路第一辆“消防火车”:时速120公里(图) 百余区块链概念股涨停资方正多方寻找投资标的 中国军方回应军机进入韩 嘉信理财创始人再批“财富税”:会让富人失去动力 Mysteel快讯:进口煤政策再度趋严或有一刀切可能 厦门当代资管实名举报南昌法官办案过程公然“吃请” 微信回应iOS13.2杀后台:已找到解决方案正紧急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