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00rfd.com_www.00rfd.com-【官方直属】

社友网

2019-10-16 08:03:47

字体:标准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山西“90后”女孩艰辛救母:我努力争取的是报恩机会#标题分割#  “我现在努力争取的是一个报恩机会。”刘荣说,妈妈王小翠一直都在为家人忙碌,当她和大她三岁的哥哥都有能力挣钱时,妈妈却倒下了。  王小翠的丈夫患有精神分裂症,时好时坏。从刘荣记事起,爸爸病发的时候就会打家人,王小翠就带着兄妹俩去亲戚家躲一躲,没事了再回来,小小年纪的刘荣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的。直到上了小学,班级为贫困生发补助,刘荣被定为救助对象。  为了供刘荣和哥哥念书,王小翠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喂猪种地,做小买卖。因过度劳累,在2005年患急性肾衰竭。“那次看病也是四处借钱,住院住了好久,不过最后还是扛过来了,当时兄妹俩都小,丈夫也没人照顾,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王小翠说。  此后,靠着王小翠微薄的收入和民政、红十字会、村委的救助,刘荣和哥哥撑到高中,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我高二那年,爸爸患迟发性脑病住院,家里一共只有200元。”刘荣说,“妈妈硬是东拼西凑,不知受了多少冷眼才借了几千块,但是我爸还是在生病一年后去世了。”  丈夫走后,王小翠身上一度没了不服输的拧劲儿。“但是我不能倒下啊,两个孩子成绩不错,还想上大学。”王小翠在农忙之余开始摆水果摊,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进货,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刘荣和哥哥都在外地读书,王小翠回到家,等着她的是一个黑漆漆、冷清清的大院,家里的猫大概也觉得寂寞,天黑后便会在巷子口等她。  兄妹俩自知家里的情况,考上大学后都各自想办法筹措学费,助学贷款、申请救助等。上学期间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即便什么也不买,有时到了月底,下个月的助学金还没到账,刘荣只能借钱维持。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听女儿讲述,甚是心酸,“其实我知道他们没钱了,但是淡季的时候水果也不好卖,经常是一天没有一分收入,稍微攒上点,就赶紧给他们打过去。”  直到现在,刘荣的哥哥还有两万余元的助学贷款未偿还。刘荣大学毕业后,在2018年考取长治市公务员,“本以为我们找到工作,妈妈可以不用再像以前一样起早贪黑……”  在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目前,王小翠已入住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进行第2疗程的化疗,“医生说可能需要8到10个疗程,而且自体移植效果会好些,20多万,想都不敢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王小翠对病情的认知完全来自于直观感受,“不疼的时候就想,这次应该还能挺过去吧,毕竟两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但是疼得厉害,就觉得可能真没几天了”。  刘荣说:“我想努力争取一个报答妈妈养育之恩的机会,不能因为没钱放弃治疗,希望大家能够帮帮我们。”(完)

责任编辑:www.00rfd.com_www.00rfd.com-【官方直属】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广东省省长马兴瑞:促进大湾区主要城市间1小时通达 比亚迪离世界500强还有多远? 联储官方研究笔记:回顾上世纪的缩表 教育部:全国92.7%的县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 许家印:恒大近五年不会再涉足更多产业 南加大“狼医”性侵案双方和解法官担心协议是否公平 周杰伦晒与阿信聊天记录询问对方是真的还是假的 美债收益率倒挂等于经济衰退?一图看懂收益率倒挂 欧洲又要出一位喜剧演员总统了? 秀智将离开JYP公司月底合同到期后不再续约 银行成绩单揭晓:半数不良率还在升招行继续亮眼 余承东:华为移动AI概念出自华为其首先提出AI处理器 沃尔沃品牌首款纯电动车型XC40年底推出 养三胎经济压力大?网曝张柏芝妈妈开网约车,补贴家用为女… 债券投资者对2012年以来的股市最大季度涨幅视若不见 意大利经济副部长:加入\"一带一路\"是补回失去的时间 剑桥大学也认中国高考成绩?他们出手比你想得还早 美团王兴:我仍然认为马云有诚信问题 她49岁“高龄”怀上第四胎? 俄官员要求加快伊尔476运输机量产已延期交付4个月 直击|阿里发布谣言粉碎机:1秒辨新闻真伪准确率81% 宁波银行回应跌停价大卖单:公司经营情况正常 50+11+10已索然无味!是他太强还是我膨胀了? 专访国安青训教练:张玉宁提升空间大是好前锋苗子 乘客“霸座”致航班延误128分钟?中国国航回应 媒体:文在寅“七会”特朗普朝核问题无速效解药 多倫多DT平價美味的日式Donburi,就在Eaton… 曼昆强烈反对特朗普最新提名的美联储理事人选 iPhone随增值税下降降价且可退差价网友留言亮了 这段视频美哭外国网友:这是中国?我以为是天堂 两信托踩雷7天6跌停五营业部6分钟舍命劫法场 董明珠:员工整天为房子愁眉苦脸还有心思干活? 罗斯成功接受右手肘关节镜手术!将无限期伤停 受房地产拖累迪拜经济失速!创金融危机以来最差表现 黑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成立对兴奋剂“零容忍” 约基奇被驱逐他最兴奋!报销了还做手势(gif) MLBPlayball北京赛区落幕大成学校响尾蛇队… 美银美林:蒙牛乳业目标价升至31.5元维持买入评级 曝湖人今夏可能签下吉巴76人不会优先续约他 业内人士:别再炒作楼市“小阳春”了 吃喝指南|为了脱单我们劝你多来来这 巴基斯坦回应印度打卫星:支持阻止太空军备竞赛 国药控股扬逾2%获大摩麦格理上调评级 云南白药净利增速创10年新低陈发树该从何处破局 定了!曝曼联本周内转正索帅19战14胜征服红魔 美国入籍攻略(一) 瑞声科技遭基金公司减持现跌近2%穿十天线 中国汽车粗制滥造?@董明珠:来看看中国汽车工业4.0 跟中间商购校园版软件序列号被吊销用户状告Adobe 国奥出线形势:手握13个净胜球牢牢掌握主动权 美国杨毅说湖人会选泰伦卢!基德不适合詹皇 星爵現身“儿童选择奖”慘遭“绿色浆汁”洗礼 苹果前高管:苹果创新力不足不会让人在店外排队买了 巴西前环境部长:科学家必须像政治家那样发挥作用 纽约高中所录取学生过半是亚裔市长:取消考试 娃娃鱼栖息地“拆大坝”新京报:“拨乱反正” 法拉利首款SUVPurosangue渲染图曝光 脱欧前景不明英首相与保守党高层进行危机磋商 快讯:金山软件2018年全年营收增14%早盘升6% 小鱼儿童言无忌引爆笑说胡可老公不是沙溢是安吉 重磅数据密集关键一周将临花旗建议押注波动性升温 物美集团:“物美多多”与“物美商城”均是假冒账号 达芙妮国际去年度亏损10.10193亿元不派息 中国铝业升近3%获摩通上调评级及目标价 官方拟规范保健品功能表述减肥调整为有助于调节体脂 波音告知航空公司准备好免费获得737Max更新软件 Lyft宣布IPO定价为72美元周五登陆纳斯达克 一汽夏利三连板后停牌核查监管风向有变? 出于增长担忧摩根士丹利预计美元2019年下跌6% 沃克38+11+9黄蜂加时胜双德50+23马刺遭横扫 在这一领域日本越来越依赖中国 又一员大将宣布提前结束本赛季场均贡献11+7 山西奶农被控敲诈伊利805万元一审判犯损害商誉罪 联储官员回应降息疑云:保持耐心近期不可能经济衰退 细节有调整奇瑞两款新能源车型首发 澳洲楼市大幅降温开发商挣扎着活下去 直击|顺丰回应\"优选社区店\"停运:部分调整为提升服… 郁亮:房住不炒很重要万科大江大海计划不是海盗行动 高盛:华润置地目标价升至41.1元给予买入评级 封评论、涨抽成、挤压同行美团点评垄断气质凸显 波音事故根源:与空客抢单八年前匆忙上线737Max 吉利与戴姆勒组建合资公司在全球共同发展smart品牌 邓紫棋旧金山开唱北美新浪赞助星光手环点亮场馆 勁球頭獎7.68億元威州一券猜中 州委常委被控巨额受贿:耍特权县委书记都被骂过 进口车供需“双降”: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影响大 花旗:潍柴动力目标价升至12.08元维持中性评级 武磊登陆西甲后最关键一月!战巴萨或成转折点 “怎么肥四”?姚晨发文称自己居然挺想苏家人 詹皇回顾湖人本季引援试验!一细节揭露其不满 FF与九城正式签署协议第三次\"联姻\"能否解燃眉之… 民宿风口远去从业者:丽江回不去了大理也不行 直击|专访松鼠AI栗浩洋:AI教育未来必将取代传统教育 A0级车迎来第二春?快评比亚迪e系列 世界首次我科学家制备出单层石墨烯纳米带 美国称华为海底电缆构成威胁国防部四个成语回应 尼克斯6连败后锁定“前三”!14%概率喜提锡安 目前5元以下低价股减至545只超过44%被市场“消灭… 美代理防长:考虑到购买力因素中国军费正逼近美国 “去美元化”催生“淘金热”俄罗斯推高国际金价 汇丰研究:华润置地目标价升至40.6元维持买入评级 新京报社论:失独家庭需要的是关怀而不是防备 Lyft开盘暴涨的背后:它真的值222亿美元? 顺风能源今复牌急跌25%出售电站业务 奥迪RS4Avant/RS5Coupe上市售价8… 波音决定停飞737MAX的原因是什么?波音官方回应 奥迪A5敞篷版谍照曝光将于年底亮相 央行出手:你刷卡时将被GPS定位保护 响水爆炸涉事公司:许可证过期3年暗访组差点晕倒 何小鹏:政策的调整可以推动电动汽车行业向前发展 河南虞城遭遇龙卷风?气象台:实为直径10米尘卷风 裹着头布出庭地震局司长获刑15年罚款300万 法学专家热议微信头像、昵称到底为谁所有? 大熊猫是什么时候爱上竹子的? 响水爆炸事故:政府承诺负责所有受损房屋修缮 独家专访美团王兴:我仍然认为马云有诚信问题 美油库存意外攀升周三国际油价收跌 遇难的30位灭火员:其中26位是90后 郑俊英不分时间地点偷拍女性称记不清多少受害者 粤港澳三地政府负责人齐聚北京谈了这件大事 惠特菲尔德·迪菲:并不清楚计算机能否真地思考 卡帅谈未来:没合适模式就带恒大若有需要就留下 加拿大Brookfield基金拟购绿地香港上海五里桥综… 特朗普称OPEC增加原油供应非常重要国际油价走低 摩根大通:美债收益率倒挂后,股票市场就会回报丰厚 特步国际折让15%配售2.47亿股现有股份每股5.5… 响水化工企业爆炸核心区直击:三个储料罐完全炸烂 特朗普时代“新内战”阴霾笼罩美国? 阿里投资趣头条1.7亿美元此前曾获腾讯加持 方大同不让薛凯琪上台紧密排练红馆演唱会 腾讯“星星守护”:游戏中疑似未成年人强制人脸识别 一图看懂增值税超万亿元大减税谁最受益? 麻疹爆发!纽约市郊进入紧急状态,禁止未接种疫苗儿童进入… 为什么普通人就应该买基金?因为散户必然跑输市场 韩国出口连续四月下滑因芯片降价和中国需求放缓 瑞声科技遭基金公司减持现跌近2%穿十天线 《偶练》后再合作范丞丞《灵域》搭档程潇演古装 湖人少帅下课板上钉钉?老板这表态暗示他已凉 特斯拉延迟交付标准版Model3疑似为了推销高价版… 剑桥校长:接受中国高考成绩不是“抢生源” 美债收益率首次倒挂意味着什么? 让我再摸最后一次吧!邓肯又把手伸向马努后脑 球哥频繁脚踝伤赖谁?美媒直言是他们家的锅 汉能集团股权大变动:李河君退出李雪李霞崭露头角 拼多多售小黄鸭增塑剂超标百倍律师公开征集受害者 上汽大众途岳将新增入门车型搭载1.2T发动机 李若彤穿吊带裙改走性感风傲人上围让人鼻血喷张 议会三拒梅姨大选可能性走高英镑未来怎么走? 托蒂:赛季末定德罗西去留希望拉涅利带队进欧冠 科技部部长考察珠海调研粤港澳科技创新合作发展 上市互金企业2018年年报 海通姜超:经济有望在2季度见底企稳消费已是主角 美拟为老驱逐舰配备新雷达应对中俄反舰导弹威胁 瑞银:申洲国际目标价升至117元维持买入评级 东南亚第一大国终于有了第一条地铁 乐信肖文杰:阻碍新消费的是观念还停留在旧消费时代 申洲国际跌近6%最差国指股去年少赚两成一逊预期 2019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上海站公布“十周年”亮点 小牛头人UFC237回归对决斯潘科雷娅时隔4年登场 老牌央企主动退市背后:上海普天亏损、转型问题待解 武汉50万株樱花树绽放20余个赏樱片区1天迎客30万 新东方在线飙近一成高招股价超过9% 荒唐的爱情经历,让我哥的爱情观彻底崩塌 冠军赛徐嘉余揽仰泳三冠女飞鱼大战杨浚瑄封后 里皮回答国足能否世界杯夺冠:先把出线变成常态 中国排协与四川省骨科学院达成共建战略合作协议 李蓓:经济见底最早在今年底或明年初股市也会再探底 小诺维茨基赛季报销!生涯第二季已场均18+9 太阳耀斑磁场比先前认知强十倍强度与冰箱磁铁相似 吴宗宪被问欧阳娜娜近日风波:不宜表态 禹洲地产斥8.987亿收购中环中心58楼之物业 力争“零进口”这种“洋垃圾”进口我国剧降99% 韩媒:涉“胜利门”韩艺人郑俊英今日被移送检方 加快大数据立法遏制隐私信息“裸奔” 乱了乱了!饼皇竟然给哈登做了个饼真香!-gif 韓國瑜:李佳芬選高雄市長絕不可能 巴菲特最新访谈:回复投资卡夫失利及投资苹果等问题 美媒:五角大楼盯上谷歌在华AI中心谷歌忙安抚 中集天达去年多赚92%不派息 宝马i4原型车谍照曝光预计2021年上市 防弹少年团金泰亨再获“世界上最帅的美男”称号 《都挺好》戏外“都挺好”倪大红郭京飞亲热自拍 地产危机10年后美国远郊楼市强势回归 94版\"三国\"幕后:近8千万经费每集最高片酬才2… 余静萍为卢凯彤办展魏如萱悼念泪流不止 《我的波塞冬》再定档张云龙李凯馨演绎海洋爱情 吴晓求谈海南建设自贸区:需深刻理解其战略价值 中国成功发射“天链二号01星” 男子被指穿“和服”进武大赏樱和安保发生冲突 中国电视剧行业洗牌:再见天价片酬再见唯流量论 苹果高调进军流媒体,能否在此新领域造就轩然大波? 乐刻运动开放加盟24小时健身房像便利店一样常见 国骂刺耳猴叫尖锐足球为啥总绕不过这丑陋 互联网货基迎转托管,6000亿腾讯理财通规范基金销售